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蝶舞翩跹 翩跹舞红尘

弘扬真善美,播撒博爱仁道自强信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以正直的理念,弘扬正气,激浊扬清,以坚强的意志,自强不息,巍然屹立,以慈爱的情怀,播撒仁爱道义,以高尚的情趣,弘扬真善美,以火热的爱心,善待万物,温暖苍生!

网易考拉推荐

爸爸,天堂的围巾暖不暖?  

2017-03-16 16:49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那年,在村西头张半仙的撮合下,妈妈从遥远的四川带着我千里迢迢嫁到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庄。那时候的杨老三已经30岁了,这个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,对于天上掉下来的媳妇和孩子,幸福的简直找不着北了。

        等待婚期的一个月里,杨老三想换了一个人。勤快的妈妈不仅给他做了新衣服,还将简陋的家打扫的干干净净。为了筹备婚礼,杨老三卖了五只山羊,攒够了2000块钱。

        正商量着要摆酒时,妈妈的娘家忽然来信了――我的姥姥病重。妈妈哭得死去活来。杨老三嗫嚅着要和新娘子一块去四川,可是山高路远的,妈妈并不愿意杨老三跟着自己受这趟罪。再说,还有我,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,怎么能承受这样的长途跋涉。

        最终,杨老三接受了妈妈的建议,留下来看护我,等待她回来再举行婚礼。就这样,妈妈带着家里唯一的2000元积蓄离开了,然后,再无音信。

        我忽然的了肺炎。他将我送进医院,不仅花光了钱,还借了不少的外债。等我病好出院后,他整个人仿佛一下子缩了一圈,从此他再也不提寻找妈妈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小小的我开始本能的想方设法讨他的欢心。很多个漆黑的夜里,睡在温暖的小床上,我会无助的想,如果哪天他不愿意养我了,那么,我又该去哪儿呢?似乎一夜之间,调皮的我就变得懂事起来:认真学习,勤快地做家务。12岁的时候,我已经可以完全应付所有的家务活。

        13岁那年,我偷偷利用晚上的时间,给他织了一条粗粗拉拉的围巾。

        没想到,当他看到那条围巾时,竟然呜呜地哭起来。我手足无措的看着这个瘦弱衰老的男人象个孩子似的哭泣。眼眶也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我在心里暗下决心,等长大挣了钱,一定好好报答他。 可是,似乎等不及这一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突然病倒了,先是心口疼,然后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。

        他的病让我很害怕,可更让我恐惧的是,那些平日里笑眉笑眼的邻居,突然对我冷漠了。我甚至听到他们偷偷议论:“应该去找花儿的亲妈,老三养了她这么多年,抚养费得多少?如今看病需要钱,也不用要多了,一两万总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变得沉默起来,后来又去过一次医院后,似乎下定了决心,抖抖索索的从枕头底下掏出了那封信。那是妈妈临走前留下的信,上面有姥姥家的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放学,离家还有很远,我就发现,家门大开着。

        他回来了,我哆嗦着加快了脚步,蹑手蹑脚走到院子里,堂屋里传来村主任粗剌剌的大嗓门:“那个丧尽天良的女人竟然拐了一个孩子扔给你。老三,这次说什么也别含糊,你坚决要去告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的腿一下子就软了下来,我想过种种可能,却说什么也没想到,那个一直在我心里根深蒂固了十三年的妈妈,竟然也不是我的亲生母亲。这个无意知道的事实,让我一直热乎乎的心突然就冷了下来。 夜幕降临,我小心翼翼的将米饭端到桌子上,他轻轻看了我一眼,深深叹了口气,给我讲了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 突然揭开的真相让我连伪装无知的资格都没有了。而他,似乎还不想放弃我的抚养费。

        在他和村主任一言半语的商讨中,我听到他们提到了当初那个女人拐我的地址,好像还有别的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 我无助的藏在自己的房间中,前所未有的孤单和悲伤汹涌而至。他的爱是假的,亲生母亲的梦是假的,茫茫人海,我的亲生父母即便找到,还会记得我吗?

        从此,我和他的话更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月后,我突然被人从校园招呼回家,一个女人冲过来,抱住我。

        费了好大劲,我终于知道村主任将我的DNA数据放到全国寻子网上,千万分之一的概率,我竟然和一对一直寻找女儿的夫妻契合了数据。

        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 她千恩万谢的和他说着感激的话,一再要求立即带我回家。后来,他,总算同意了。

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在别人的搀扶下大喊着我的名字踉踉跄跄的紧跑着追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鼻子一酸,一颗硕大的泪跌了下来。 新家比原来的家不知好了多少倍。可是,不知为什么,每个夜里,我都梦见他蜡黄的面容和黧黑的双手。“花儿,你过得好吗?”梦里的他总在千篇一律的重复着这样的话,每次早晨醒来,我的枕头都湿湿的。

        让我唯一心安的是,妈妈说,他们给了他五万块的抚养费。五万块,我想象着那会是多大一堆钱,有了这堆钱,他的病是不是就真的有治了?

        三个月后,妈妈决定带我回去看看他。我兴奋的拿出所有的零花钱,去商场里买了一条小小的围巾。我走的时候,那条破旧的手织围巾还围在他的脖子上,如今好了,我终于能给他另外一条新围巾了。

        妈妈看着我欢笑的样子,眼圈忽然红了。车子越近村子她越沉默。我的心里忽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 等站到荒凉的家门前,我的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――他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邻居奶奶揩着眼泪告诉我,他早在十天前就去了,去之前,一直念叨着我的名字。

 我疯了一样飞奔到村西的坟地里,他的坟茔上,黄土还湿润着呢,可是,我却再也看不到他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 妈妈淌着泪慢慢点燃了我买的那条新围巾,她一个劲的摇头:“大哥,你怎么这么傻,那五万块,不就是用来给你看病的吗。”我这才知道,那五万块的抚养费,他在我们走后,又偷偷的寄给了妈妈。汇款单的附言里,他只写了一句简单的话:“这么努力寻找你们,不是因为钱,而是在我走之前,给花儿找一个让我放心的家。” (2017年1期《头条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